桃子茶的配方是糖与止痛药。丨Lithromantic。
 

【十二国记丨雁州国】秋水丨一

第一章

        四州里位于北东的雁州国,延王的治世持续了五百余年,国家安定,欣欣向荣。此时距离那比起另外三个州国寒冷得多的严冬尚还遥远,北东的阵风未至,雁州国正处于由夏末向悠长的秋季过渡的,这样一个生机勃勃的时节里。

        阳光遥遥地照耀下来,云海里的微波荡漾着,泛起一阵澄金的光彩。而与之相呼应着,玄英宫的露台上那一抹金色,以阳光般的耀眼发散出一种奇特的祥和气息。虽然如此,但坐在露台上的延麒六太却是以十分无精打采的神态眺望着这无边的云海,连带着,在海风里柔和地扬起的金发也似乎暗淡了许多。

        他微微眯起了双眼,听到一阵脚步声急促的由远处接近过来。

        台辅!

        果不其然听到了一声怒喝,带了孩子气的表情回过头去,看到的是帷湍满面的愤怒。

        已经是这个时候了您还在悠闲地坐在这里是在做什么啊!高声说着他急步走了过来,而六太从栏杆上跳下,丝毫没有愧疚地抬起一脸天真烂漫的笑容。

        怎么了帷湍,这么慌慌张张的。

        反而是不知情般这么问道。

        随后也走近过来的朱衡垂手站在一旁,和往常无异的一脸平和,唇角隐有笑意。一开口却是毫不留情的直奔主题,问道,台辅该不会忘记应该去出席朝议了吧。

        雁国朝议与他国略有不同,每三日方才召一次,算起来今日其实本非朝议的日子,只是因为王突然这样传令了,官吏们也就只要准备照做。

        有事要说的是尚隆吧,我根本没有出席的必要啊。

        您的抱怨请对主上去说。朱衡仍微微笑着,不容分说地将六太的话驳了回来。

        听着他的话,六太的一张笑脸垮了下来,这一瞬间已经在心底把那个传令召开朝议之后若无其事地补充上台辅也要参加,并且故作正经地宣告这是敕命的家伙咒骂了无数遍。

        抱怨之类的早就做过了,虽然明白这也不过是徒劳。

        垂死挣扎般抬眼看向面前的两个人,得到了对方全然没有放过自己的想法这么一个答案之后,六太深深哀叹了一声,拖着步子往主殿走去。

        长篇大论对王的功绩的赞颂,对国家前程的美好希冀,朝堂上的一切一如既往,都是无聊得引人犯困的枯燥内容。六太站立在王的玉座旁侧,听着官员们以一种听来格外惨淡的语调说着那些年年反复的国事。主上,难民流入国境。主上,边境流民作乱。主上,漉水堤坝失修。如此等等。

        尚隆支着下巴,听那一条条似乎没完没了的上奏,神色如常并无特别表示。原以为突然召来了官吏们又是打算做什么异想天开的事,但似乎并没有这个兆头。六太不经意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不料尚隆正好侧过头来,视线于是莫名撞进他深沉的瞳色中,一阵恍惚。

        六太很快别过脸去,然后听得谁低声念叨了几句,对他这个突兀的动作表示了明明白白的不满。

        大概是帷湍吧。

        他又回头看向座下百官,旁侧的尚隆不动声色暗笑了一声,不知是何意味。

        此时官吏正反复提及他国难民不断增多的情况,六太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浅浅想到雁国曾经的情形。

        君王失道,国家倾覆。

        如此,土地便会贫瘠,随之而来的是天气异常,灾祸不断,粮食减产,用不了几年便会举国一片衰败荒芜。曾经枭王失道而后又长久没有新王登基的雁州国就是这样的。

        那时候,雁的人民也是这样背井离乡,流亡到他国去的吧。而那些没能逃走的人民则忍受着饥饿寒冷,成为肆虐的妖魔的食物。

        所以国家需要君王。

        但又为什么,君王会失道呢。

        从一开始就没有王的话不就好了。从朝堂走出,这个隐匿了多年的想法又一次在脑海中成型。六太用力摇头,把这念头驱赶出去。

        然后身前有人问他,怎么了。尚隆的声音,仍旧用那种毫不温和却隐隐有着笑意的语调。

        没什么。六太又一次摇头,抬起头看见尚隆脸上平淡得几乎让人错觉是高深莫测的表情。他沉默着看着那个男子他的君王走了过来,然后收回视线低下头去。

        尚隆一挑眉,仍是问他道,怎么了。

        六太没有回答。

        于是延王便也不再追讯,随后发出一声浅浅叹息。柳也快要不行了吧。他说着,夹杂在叹息的余音中的话语却并没有过多的喟叹。尚隆略微仰首看向清朗的青空,日曜之光洒落下来,明媚得实在有些刺目。

        嗯。点了头,延麒六太只是这样应答他。

        治世已逾百年,刘王助露峰却终究也还是要失道的。

        六太又抬起头看着尚隆,注意到他的目光于是尚隆也向他看去。那么,从柳来的难民又会增多了吧。有些乏然的,六太向他问道,虽然这一问其实毫无意义。

        嗯,是啊。

        理所当然,答案早已知晓了。

        原本作为邻国还期望柳能成为大国的。尚隆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苦恼。六太听着,默默黯然。

        庭院里,花兰妙曼的绽放了几支,挂着夜风凝成的露珠璀璨,熠熠闪烁着光辉。花朵总会绽放,总会凋零,在眼中还只见到花开研美时,纠缠在泥土里的根系已经准备了它的凋落,然后某一天,花朵便会猝不及防地落下,如同一颗被斩落的首级,迅速地回归大地。

        花落后结出的是怎样的果,终于不得而知。

        看上去一直是稳定的柳国,也无可避免。

        先是芳,然后是庆,紧接着是巧,不久又将是柳了么。周遭的国家接连不断地倾覆,如同花朵如期坠落一般。

        但花开花落,生而不息。

        那么,雁呢。这五百年的雁州国,会在什么时候迎来终结。六太这么想着,随口便向尚隆问了出来。尚隆笑,我不知道,兴许,还远。

        感到困倦似的,六太阖上了眼。

        兴许,还远。

        也兴许,就在即刻。

    如同云海浪起浪消,就在即刻,转瞬之间。

 

 


        国家灭亡真的是那么可怕的事么。

        为什么人不可以死去。所有人都有终一日会死,国家也都有终一日会荒废的。六太恍惚记得那个由妖魔养大的孩子,更夜曾说过这样的话。

        而尚隆那时候的回答,是什么呢。六太仰躺在被晒得有些灼人的屋顶上,眯着眼拒绝了日曜的光辉,独自喃喃道。

        尚隆究竟是用了怎样的语言,最终将他说服的呢。努力回想也是徒劳,五百余年的光阴流逝,早已将那些细微的片段抹去。

        初秋的正午,阳光实在有些晃眼。六太懒散地翻了个身,侧对着径直遍洒玄英宫的日晖。闭上双眼时遥遥回想起站在直指天顶的关弓山上几度俯瞰到的遍地荒芜,那景色如今已然在一整个夏季的炎阳之中覆盖了满野青绿,待秋季真正到来,人民又将唱起欢庆丰收的歌谣。

        然后一切又一次衰落荒废。

        从一片黑暗中睁开眼睛时四下里的赤红异常刺目,夕阳将房间映得鲜红,延麒在这一片红光中转头看向身旁的玉座,其上延王尚隆的神情隐没在阴暗中,片刻之后他侧身向站立于玉座旁的延麒,说道,蓬山现在,还是没有芳的麒麟吧。

        六太听着那个带有冷意的问句,头脑中回响着一种奇异而空旷的声音。嗯。他只有点头,这样回答。

        身为麒麟的你,认为会是什么原因。说着,尚隆完全转过脸来,但不知为何他的表情依旧模糊。六太答他说,我不知道。不过他如同没有听到般径自说了下去。只是因为自然发生的蚀而流失了么,还是说,是天意么。

        是天意么。但他说得肯定,全然不似是在发问。

        没有麒麟便无法选出君王,玉座之上无王,国家就必然要不断地荒废下去。伪朝只能维持朝政及稳定秩序,而天灾和妖魔却不会减少,且即便克服了这些,土地仍然会变得贫瘠,粮食减产,渐渐会再也种不出东西来。

        对于国家而言,长久失去君王大概是远比君王失道要深重得多的灾难。

        因为,杀死麒麟有违天意么。尚隆问道,语气高深莫测得听不出其中包含着何种意味。六太愣愣看着他那看不出表情的脸,哑然无言。

        沉重的门扉发出悠长嘶哑的声音,轰然打开。

        一个人踉跄着闯进来,他形如枯槁,但容颜模糊不清,双目纵横着血丝,赤红若夕阳。那人用枯枝般的手指指向玉座之上的男子,突然间大笑不止,状若癫狂。紧接着他转向延麒六太,那双鲜红的眼睛瞪视着,愤怒绝望得如同燃烧。为何你要选出君王。为何你要奉他为君。那人声声质问,声音似垂危哀鸣的野兽。

        六太站立着,看着那人又哭又笑的姿态,手足冰冷。尚隆仍旧坐着,表情隐没在夕阳的赤红之中。

        你是谁。六太发问的声音细微得几不可闻,但那人应声停下看着他,张口欲言,但他终究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在发出声音之前他的头颅兀地与躯体分离——如同果实被拉扯着摘下一般——飞快地从颈项之上落下。

        延麒面色惨白地后退一步,那一颗头颅不知从何处掉落下来,滚落至六太脚边。那张脸缓缓转过来时,六太赫然看见被散乱的金发掩盖着的那哀怒地瞪视着他的,分明,是自己的眼睛。

        浓重的腥甜在房间里弥撒遍布,令人作呕。

        艰难地侧过目光,在一片赤红之中,身侧的玉座之上空旷无人。

        六太陡然翻身坐直起来,冷汗淋漓。

        一切都是幻象,午时的阳光灼然如昔。湛蓝色的天空像是悬挂在头顶的又一片海洋,在这一片无边的海涛的包围中,玄英宫盘踞于孤岛一般的关弓山顶,听日复一日的郁郁涛声,发出无人聆听的长久叹息。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9)
 
上一篇
下一篇
© Momo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