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茶的配方是糖与止痛药。丨Lithromantic。
 

尚六师生梗的小片段XD

 @泽麟-凌公子  的点梗233

只是没啥内容的小片段果咩,尚六的师生设定的话,感觉上就是不良教师和问题学生的组合啊,虽然这类设定我个人是很喜欢不过不是六太主动的话似乎就会变成犯罪,所以……唔,就是这种感觉吧~(什么啦

顺便一提,原本《虚象之雨》里的尚隆的职业还考虑过是教师来着,不过后来想了想,又是养父又是老师尚隆你的设定也太多了,然后就去掉了……



        午休时间已过去一半有余,方才还喧闹着的校园里渐渐安静了下来。此处是位于旧图书馆后方的花坛,自新馆建成后此处就鲜有人来,更何况现在是难得可以休息放松的午休时间。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此刻正坐在花坛中央的一棵大树下的小松尚隆略微抬头,看了一眼树叶层叠的间隙里的碧色天空。

        说起来此处其实是个十分适合休息的场所,只是距离校舍操场和食堂都稍远,是故很少有人专程跑到这儿来。正好乐得清净。尚隆这么想着,却发现抬眼看去见到树梢的晃动似乎不是那么自然,明明此刻并无风过,头顶上的树枝却间或晃动几下,不一会儿还抖下了树叶几片。想到之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小松尚隆在心里默数了几下,找准时机突然仰头往枝木伸展的方向看去。正趴在枝干上的金发少年一下子愣住,动作停了半晌,最后放弃了的样子任由手臂垂落下来。

        “什么啊,你发觉了吗。”明明是恶作剧没能得逞的一方,金发少年却毫无悔意地首先开口抱怨了起来。

        树下的男子笑了一声,略有些得意道:“同样的事怎么可能让你做两次。”

        少年小小地“嘁”了一声,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而是换上了一如既往的轻快语声,说:“今天也专程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啊,尚隆。”

        “至少在学校里应该要叫我老师吧,”男子先是这么说了一句,随后才接了少年的话,“明明是这么偏僻的地方,你不也总是专程跑来。”

        仍旧趴在树枝上的金发少年白了他一眼,问:“你以为我是为了找你才过来这里的吗?”

        “难道不是?”戏谑地笑着,尚隆仰头看向少年反问了,对方也不回避他的目光,懒懒应了句“才不是”。又看了他一会儿,男子轻轻叹了一下,接着问:“你要在那里待到什么时候啊,六太同学?”

        金发少年拖着长音发出不知该说是回应还是表示犹豫的声音,过了一阵子,向着树下的男子伸出双手:“帮我一下。”

        尚隆摆出一副受不了他似的表情,但却又爽快地站了起来握住六太向他伸出的手,虽然如此,可少年起身从树上跃下的动作轻盈得反倒显得他的助力多此一举。

        枝头又落了几片树叶,随着叶片飘落,这小小的吵闹又平静下来。六太也同尚隆一样靠着树干坐了下来,之后便不再说什么了,这么坐了一阵子,男人侧目瞥了身旁的少年一眼,想了片刻,终于还是说了:“早上为什么又翘课了?”

        “我没有翘课啊,只是去保健室了。”

        六太半阖着眼,看也不看他便答了。

        “不舒服?”对方又接着这么问了一句。

        “是啊”

        “上一次也是?”

        “是啊。”

        “再上一次也是?”

        “嗯。”

        身为教师的尚隆侧身抬起手来在少年头顶轻轻敲了一下,道:“说谎也找一个容易让人相信一些的理由啊。”

        他敲的这一下没产生多少疼痛,少年抬手摸了摸头顶,嘀咕了一句:“我没说谎,我病了。”

        “是什么病专挑我的课上发作啊?”男子的语声里稍稍带了些不满,可六太丝毫也不理会他这有着责备之意的话语,笑嘻嘻地起身往尚隆方向凑过去,应了句“我得了不能听尚隆讲课的病”,接着就把对方当做床铺似的趴了下来。

        “这是哪门子伤脑筋的疑难杂症啊……”尚隆这么抱怨了,之后侧目看向将脑袋搭在了他的肩上又闭上了眼镜的金发少年,又说:“你干什么呢?快起来。”

        说是这么说了,但态度并不强硬,六太当然也没有起身,只应了句:“有什么关系,反正也没人会到这儿来,就算被谁来看到了,我们又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他说着轻轻笑了几声,带着有些调皮的神情略抬起头,又问:“还是说,你想了什么奇怪的事了,老师?”

        尚隆浅浅叹了一声。这个小鬼就只会在拿他寻开心的这种时候,才会好好以“老师”来称呼他,相处了这么久,对于对方的这种习惯也已经了然,可即便如此,也仍旧不知该如何回应。结果,只是敷衍了事地回了:“不是这样。”

        好在对方也不深究,拖着孩子去的长音应了声,又将脸埋进男人的肩胛处。

        这一僻静处被午后秋日的静谧围绕着,伏在男子身上的少年仿若睡着般没有动静。空气里有一种残存的暑热炙烤出的草木气息,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了烟草的味道。尚隆用唯一还能活动自如的右手从口袋里摸出了烟,接着熟练地将之点燃。

        然而,叼在口中的烟草才刚燃起,那个伏在他身上睡着了似的人却突然直起身来,抬手从他口中将那支烟抢了过去。

        “在学生的面前做这种事不太好吧,小松老师。”

        将香烟夹在指间的少年又伏下来,将下巴放在尚隆胸口,两人成了在十分接近的距离里相互对视着的状态。

        尚隆毕竟理亏,扬了扬眉没说什么。而六太偏头看了看手里的烟,略迟疑了一下,随后将之凑到唇瓣之间咬住吸了一口,接着转向一侧,吐出一片烟云。虽然不觉有风,可那薄薄的烟幕还是很快就消散了。

        男子略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说:“在老师面前做这种事也不太好吧,六太同学。”对方则是“嘿嘿”一笑,没有辩解什么,尚隆于是又从他手中将烟草拿回,顺手掐灭后又说:“我都没发觉你居然会吸烟。”

        结果,六太却摇头道:“我不会啊,只是这样吸一口再吐出来,做做样子而已。”说着,他又想了想,皱起眉来,“真是的,明明就没有什么味道的,吸了也没有特别的感觉啊,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东西啊?”

        身为教师的尚隆也笑了一声,应道:“这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要说为什么会喜欢也没法说出具体的理由啊,只能说是因为习惯了吧。”

        “真敷衍啊,”金发的少年挑着眉没什么情绪表露地这么说了,又继续凑到男人近前,低声问了,“对我也是这样么?”

        尚隆想问他说“你指什么”,可话未出口,对方突然攀着他的肩膀贴过来,突兀的口唇相接里萦绕着方才沾染的浅淡烟草香,更添了几分禁忌的滋味。

        “大概是吧。”分开的片刻里,他这么应了,对方在这个间隙里语声带笑地回了句“差劲”,却又将这个不合时宜的吻继续了下去。

        是啊,真是差劲。尚隆这么想着,却只是伸手环住了少年的腰背,轻易就掌握了这个动作的主动。

        两人的关系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变质已经无从考究,只是一旦开始了,就变成了习惯似的难以结束,只能一直一直维系下去。

        稍显遥远的校舍方向,宣告午休时间结束的铃声响了起来。


End


----------------------------------------------------------------------------


接下来还有的是——女装梗会写的慢慢来233

可是原作设定里的误会虐梗啊……唔,毕竟原作里的尚隆萌点之一就是互相信赖来着?两个人都还很不拘小节,要有什么不得了的误会还真困难呢,就算有误会总觉得也是很爆笑的那种根本不虐啊!所以,想要写这个设定的话,感觉会是很长篇幅一个小片段绝对写不完,而且OOC预定……so,妹子要不换个梗?_(:3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Momoe|Powered by LOFTER